博客网 >

扒着门缝看历史:解缙之死

 

1941年,毛泽东在延安写过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改造我们的学习》。在文中,毛泽东引用了一个对子:“墙上芦苇,头重脚轻根底浅;山间竹笋,嘴尖皮厚腹中空。”毛泽东以此批评那些“华而不实,脆而不坚”,“自以为是,老子天下第一”的人。

    这个著名的楹联,出自明代著名大学者、《永乐大典》总编纂解缙先生笔下。这个楹联,足以说明解缙文才之不凡。然而,也正因为这个楹联,最后令其死于非命。读史于兹,不免痛心疾首。当文人遭遇小人,则注定是一场政治的悲剧。

    关于解缙,正史多有记载,野史亦有说法。解缙生于1369年,卒于1415年。明史有《解缙传》,说其“字大绅,吉水人”。“缙幼颖敏,洪武二十一年举进士。授中书庶吉士,甚见爱重,常侍帝前”。这段文字,说明解缙自幼颖敏绝伦。据说,解缙5,父教之书,能应口成诵;7岁能著文,赋诗有老成语;10,日诵数千言,终身不忘;12,尽读四书五经,贯穿其义理。洪武二十年(1387)参加江西乡试,名列榜首(解元);次年,会试第七,廷试与兄解纶、妹夫黄金华同登进士,选为庶吉士。解缙初人仕时, 常侍朱元璋左右,以致于太祖皇帝曾说过一番推心置腹的话:“与尔义则君臣,恩犹父子,当知无不言。”足见解缙出道之早,以及其受器重之程度。

    然而,古往今来,文人做官,既不可认死理,也切不可恃才,更不可自傲。解缙之错,亦在此。不过,当年明月先生似乎对解缙是不恭的。读过他的畅销书的人,也可能会有一个错觉,解缙似乎就是一个喜欢政治投机之人。这一点,我不认同。评价解缙,史学界有四句话是公认的。即学识渊博,才华横溢,为人耿直,刚正不阿。这似乎才是确切的。这也决定了他一生之坎坷。

    照理说,解缙侍奉太祖,“义则君臣,恩犹父子”。这层关系,似乎可以飞黄腾达。然而,实话实说,解缙文才出众,做官却是不够老练的。朱元璋说“知无不言”,他居然也信了。这说明他年轻气盛,却有点幼稚。于是,他给太祖皇帝上了一个万言书,慷慨陈词。这篇东西,明史《解缙传》有“转摘”,通读之下,言辞显然是有诸多不敬的。不久,解缙又写了《太平十策》,再次向朱元璋陈述其治国之策。朱元璋的反应是什么呢?“帝称其才”。呵呵,居然是肯定的。但是,这样的文章,这样的辞句,以朱元璋之为人,他居然会高兴,似不足信。不久之后,朱元璋便借口一件小事,责备解缙“散自怒”,将其贬为江西道监察御史,将他从身边赶走了。或许,解缙应该引起警惕了。然而,解缙又干了几件傻事。比如,他居然替郎中王国用捉刀上疏,为韩国公李善长辩冤。这种文章,朱元璋一眼就看出来了。朱元璋滥杀功臣,及致杀李善长,自有其政治心计于胸,岂容你解缙说三道四?于是,朱元璋将解缙之父召进京,说“大器晚成,若以尔子归,益令进。后十年来,大用未晚也。”一句话,将22岁的解缙打发回家了。也够狠的,一批就是十年的“长假”。

    倘若说,解缙回江西吉水老家,专心闭门著述,说不定其人生轨迹将重写。然而,解缙是一个有政治抱负的文人。洪武三十一年(1398),朱元璋病逝。解缙以进京吊丧为名,重返京城,伺机重出江湖。在他看来,以才报国,一展所长,当是他的人生理想。但是,建文帝对解缙并不太欣赏。加之有人进诲言,说解缙“诏旨,且母丧未葬,父年90,不当舍以行。”建文帝便将解缙外放到河州去了(今甘肃兰州附近〉。若不是时任礼部侍郎的董伦为解缙说情,解缙估计也就呆在大西北了。他的才华,也可能埋没在黄沙之中了。建文四年,解缙才被召回京师,任翰林待诏。人生所得所失,都是辩证的。没有好坏之说。

    因此,“靖难”之初,解缙义无反顾地站在了朱棣一边。永乐元年(公元1403),朱棣登基。解缙即受重用。据说,朱棣知道解缙,也是从当年的万言书开始的。重其文才,是朱棣的主要用意。朱棣擢解缙为翰林待读,并与黄淮、杨士奇等进文渊阁参预机务。朱棣派给解缙的第一件事,就是奉命总裁《太祖实录》。这个东西,对朱棣是至关重要的。尤其是关于他的身世(如其是否马皇后所生),关于太祖皇帝对其之评价,对他这位篡位之人,显然太重要了。其后,解缙又奉命编撰《永乐大典》,“括宇宙之广大,统会古今之异同”,最终使其成为世界文化史上编纂最早、规模最大、内容最广的一部百科全书。这一时期,实乃解缙人生的辉煌之时。朱棣对解缙的信任,也无以复加。他曾对大臣们说:“天下不可一日无我,我则不可一日少解缙。”

    明史说“缙少登朝,才高,任事直前,表里洞达”。这是他一惯的风格。然而,他也有“善称之不容口”,“无顾忌”。在为官老练低调等方面,他比同朝为官的杨士奇等人,似乎要差远了。有人说,性格决定命运。这是对的。解缙之败,一般而言,败在立储之事。他持礼数而直言,因而得罪了汉王朱高煦,“遂致败”。当年,朱棣在立长子朱高炽和次子朱高煦为太子的问题上,左右为难。其内心,是喜欢朱高煦的。长子朱高炽形象不好,脚又不好,而朱高煦则相反,英武强壮,且有政治手腕。然而,解缙看人还是准的。他认为,朱高炽仁厚,而朱高煦毒辣。这一点,当年朱氏兄弟的舅舅徐达之子徐寿祖也是有评价的。在徐寿祖看来,这个朱高煦,将来连老子也是要反的。这一点,他算是说对了。解缙对朱棣说了两句话,最终决定了长子朱高炽的太子地位。他对朱棣说“皇长子仁孝,天下归心”,又说“好圣孙”(你的长孙更好)。自古以来,立长立嫡,是为正统。解缙之举,都是一个臣子的本份。若以此推断,说他在太子身上赌博,似乎是欠公允的。这就是解缙的历史功绩,他促使朱棣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,也才有了后来明朝的“仁宣之治”。不可否认,朱高炽和他的儿子,都是公认的好皇帝。

    史书评价,汉王朱高煦本是一个无赖之徒。他若要损人害人,估计谁也逃不了。“太子遂定”,“高煦由是深恨缙”。梁子就此结下。朱高煦对解缙之恨,无以复加。于是,他拿出看家本领,诬陷迫害解缙。有两件事,被朱高煦拿来说事。一是所谓的“泄禁中语”。解缙是内阁之人,自然知道许多事,而皇帝最忌的事情,就是将机密之事外泄露给别人。这种事,就是放在今天,也是犯忌的。党委组织讨论之事,倘若私下外泄,也是违纪之举。但是,朱高煦所说解缙所泄之事,似乎也与他无干。二是所谓的“廷试读卷不公”。解缙曾主持两次会试,一次是永乐二年,一次是永乐四年。说其读卷不公,永乐二年的会试,似乎还有点谱。因为那一年,解缙选拔的状元榜眼探花,都是江西人。但是,这些人都是人才,这也叫举贤不避“近。”但是,说他永乐四年的读卷不公,则似乎没有什么依据。野史有一种解释,说那一次会试,曾有“天火烧贡院”。由于雷电引起火灾,烧毁了考试场所,把考生的试卷给烧掉了。但是,这也与读卷不公没有关系的。然而,坏话说得多了,朱棣的耳朵根也就信了。解缙被谪“广西布政司参议”,人都快走了,又有人进谗言,朱棣便将其目的地,干脆改为交阯(今越南),越送越远了。

    倘若事情到此为止,解缙似乎还是有出头之日的。毕竟,太子朱高炽对解缙是赏识的。那个在太子身边工作的杨溥,不就是在锦衣卫狱里被关了十年吗?后来他居然熬到朱高炽登基,终于云开日出。可是,解缙却没有这种机会。永乐八年(1410年),解缙奉命进京奏事。可是,待他赶到北京,朱棣已亲率大军远征漠北了。皇帝不在,解缙自然就去朝见正在留守监国的皇太子朱高炽。这种事,于公于私,都是很正常的。皇帝不在,向监国报告。理所当然的事情。再说了,依太子与解缙的交情,仅从文人相交的角度,去他家里走一走,看看“老领导”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但是,朱高煦却据此向朱棣告状,说解缙“私觐太子”,“无人臣礼”。朱棣归国,正好碰上一件事,滋生对太子不满,便借题发挥,命锦衣卫将解缙从越南抓回,扔进了大牢。

    解缙在大牢里呆了五年。但是,他却没有杨溥幸运。因为,他面对的是一位叫纪纲的锦衣卫头子。这个人,解缙也是得罪过的。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对子,就是解缙讥讽纪纲的名句:“墙上芦苇,头重脚轻根底浅;山间竹笋,嘴尖皮厚腹中空”。他还曾经讥讽纪纲纳妾,有打油诗一首:“一名大乔二小乔,三寸金莲四寸腰,买得五六七包粉,打扮八九十分妖”。纪纲,山东临邑宿安人,自幼习武,最善骑马射箭,武艺超群,他也读过点书。说他一点墨水都没有,也是冤枉的。他是当年朱棣造反之时自愿投军效命的。从此,纪纲在朱棣帐下任亲兵,而且救过主人的命。朱棣登基之后,纪纲就当了锦衣卫的都指挥佥事。纪纲其人,桀骜不训,诡计多端,权焰熏天,害人无数。因此,正直的解缙,曾经数度弹劾纪纲,也是自然的事。现在,解缙落在纪纲手里,其结局可想而知了。当然,这个纪纲,后来也没有什么好下场。其人权势过重,便会得意而忘形。凌迟处死,也是罪有应得的。

    明史说,“十三年,锦衣卫帅纪纲上囚籍,帝见缙姓名曰:‘缙犹在耶?’”据说,这年正月十三,纪纲向朱棣呈报锦衣卫狱在押人员名单,朱棣看了之后随口问了一句:“解缙还活着哪?”纪纲随之心领神会。看这段历史,一般都以为,杀解缙实乃朱棣之圣意。但是,有些问题,大家想过没有。当年锦衣卫大牢,关了很多人。要送上去给皇帝看,估计也是厚厚的一摞子。为什么朱棣单单说了解缙之名呢?这里,无非是一种情况:纪纲送上去的时候,故意将解缙的名册放在了皇上面前。其可能则有二:一是纪纲公报私仇,可能性很强;二是汉王朱高炽指使纪纲所为。因为朱高煦争储之事,正值猖狂之际,他是容不得太子的任何亲近之人的。

    后面的情形,明史有一句话记载:“纲遂醉缙酒,埋积雪中”。当时的情景,可以想见。纪纲命人请解缙喝酒。他知道,解缙是好酒的。不多时,解缙已经醉了。既已醉了,纪纲便命人用草席把他卷起来,扔到了城外山岗之上。是夜,大雪纷飞,当年的天子重臣、《永乐大典》的总撰官解缙先生活活冻死了,时年四十七岁。大雪埋忠骨,一片赤诚心。可惜了可惜了。

曾在网上读到一首悼念解缙的现代诗。题目叫《风雪解缙》,作者杨继晖。有几句诗,读来感人:

      风舞雪冻

      庭院深深

      流水无声的夜

      我醉了

      卧在无边的死寂里……

    明仁宗朱高炽即位之后,曾拿着解缙当年所疏示臣子,他说:“人言缙狂,观所论列,皆有定见,不狂也。”《解缙传》亦有一句结论式的话:“后高煦以叛诛。安南数反,置吏未久,复弃去。悉如缙言。”解缙当年所说之事,都不幸言中了。

    解缙死后,初葬于江西吉水县仁寿乡(距今县城北4公里处)。嘉靖年间,当时的知县罗黄裳因担心河岸坍塌危及解缙墓,遂下令将解缙墓迁移至县城东门外的东山亭。如今,这个地方为江西吉水县气象局的大院一偶。但是,这位历史名人之墓,虽说是省级重点保护文物,但已年久失修,杂草丛生,墓碑之字已斑驳难辩,令人感慨不已。

<< 黄冈市高中阶段学校报考资格线划... / 出生一张纸,开始一辈子; 毕业一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wxsf9813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